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稷山杨赵罗家大院——一个外来者的安家史

  • jishanzaixian
楼主回复
  • 阅读:18674
  • 回复:0
  • 发表于:2014/8/18 16:16:2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稷山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罗家后人罗振龙。他原在运城生活,文革中回到老家杨赵村。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小时候听过一首歌,台湾歌手潘美辰唱的《我想有个家》,采访完稷山杨赵罗家老宅院,忽然就想起了这首歌,感到罗家安家建家之不易,似乎在近百年前,出色的生意人罗家应该唱过这首歌了,因为他们从山西介休来到稷山并且住下来,委实经历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努力。

        罗家的名人不是很多,过去大同天镇县长罗眉仙先生是他们家一个比较显赫的人物了。后来,罗家还有在京城大学担任教授的,罗家的女同志在运城任教的也不少,除了我的老师罗佳妮,还有一名罗安妮女士,她的丈夫是运城学院的画家黄山先生。

        然而对于罗家大院的印象深刻还是因为,前年我在做老房子采访时已经涉及到他们在运城的老院,豪华显赫的已经被拆了,留下了一幢不是很起眼的老房子,记得院中有个月亮门,门上有“广寒”二字。此次到了稷山,得知稷山杨赵罗家与运城老东街罗家是一家,都是罗眉仙家的。令人惊喜的是,在稷山见到了几位老者,他们对罗家的历史了解得比罗家的后人还多,因而为我们还原了一段颇有戏剧色彩的故事。

        义举

        听杨赵村的退休老干部焦志义先生讲,罗家院落原有8座,院院相通,规模巨大,后来拆了几座,剩下的也不太完整了。焦先生说,这罗家是大盐商,经营运城盐池的盐,曾经,从太原到运城一路都有他们罗家的盐,有他们罗家的店。罗家财大气粗,但是也是开明人士,热衷于公益事业。

        在罗家一座院中,笔者见到了现住户兰徐新老人。这位老人是临汾蒲剧团一名老演员,后来改行到临份纺织厂退休。他小时候在罗家附近的院子长大,听老人讲了不少过去的故事。

        兰先生说,罗家当年投亲到杨赵村,杨赵村葛家是罗家的老舅家。初到杨赵时,因为他们的姓——罗,还引起了不少麻烦。村里的人家对姓罗的人有些敌意,原因是在晋南,罗与“狼”同音,村民们便传,杨赵村可不能有“狼”,这狼对村里不好。

        当年,杨赵是汾河岸边的一座繁华码头,整天车来船往,住店的、做生意的、唱戏的,热闹非凡,据说,当年光戏台就有七座。许是罗家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下定决心非要在此安家不可。他们要入村,先要入甲,可是村民对他们有戒心,就是不痛快让他们入甲。因而每年正月闹社火时,村里以甲为单位出人闹社火,罗家便被冷落在外,孩子们也无法去看热闹,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在遇到村民的不友好目光时,罗家决定在杨赵干一件公益事业。当时,杨赵没有学堂,大约只有私塾吧!罗家决定斥巨资先盖了一所学堂,然后置齐了学校所有的桌椅,聘齐了学校的老师,此举一下子赢得了民心,罗家再要进驻杨赵村时,便很顺利了。

        除了帮村里建了学校,罗家还在土改时期响应国家号召,将家里的资产大部买了国债。《山西日报》做过报道,罗家一时成了开明民族资本家的典型。

        罗家家大业大,在新绛三林镇纺织厂有股份,每股一百大洋,罗家入了一百股。后来,三林纺纱厂改制为国有企业,即现在的新绛纺织厂,退还了股东的股份,一股按人民币10元退还。

        罗家在运城盐池也有大量的股份,在运城有一个家,就在今天的老东街中段,房子后来被公家占用了。

        罗家不仅热心公益事业,为人也特别和善,因而在各种运动中,他们家虽然败落了,但村民对他们很是友好,并没有难为他们。

        院基

        富有戏剧性的是罗家安家过程。当时,罗家非常富有,他们看上了村中一块地方,这块地方上有几户人家,房子已很是破败了。一户房子最多能值50元,罗家出了100元购买以用作宅基地。这样拓展了八座院子的宅基地。这中间有个小小的插曲。

        当年,杨赵村的葛家是大户。对于外来的罗家颇有几分忌惮。罗家所买的宅基地中恰好有一小块地方属于葛家所有,葛家在这件事上较起了劲儿。那是一块大约有十多平方米的地方,至今还空在那里。罗家来谈价钱,葛家放出话来说罗家须得将那块地方用银元铺满才行。罗家听了后止步了。过了两天,罗家又找葛家谈了,葛家说要用银锞子即元宝铺满才行。罗家又将事情暂且放下了。过了一段,房屋工程一点点靠近那块地,罗家又找人来说。葛家问:你家的房子要盖多高?言外之意是,将金锞子摞得和房子一样高了再来说话。

        罗家一听不是善茬,只好退让了,一座院子后边留下了一块空地,屋墙生生拐进去一大块。(如下图)在院基这件事上,罗家算是退让了一步。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名字

        罗家在院基上退让了一步,并没有换来葛家的包容,相反,两家还在暗暗较着劲儿。先是葛家生了个孩子,大名叫子英,小名唤虎儿。虎儿就是要降你这狼(罗)的的。

        罗家也生了个孩子,得知葛家孩子唤虎儿,便给自己的孩子取名龙。龙与虎比,看看谁厉害。

        葛家一听罗家的孩子叫龙,立刻将新生的另一个孩子起名叫作震东。因为罗家房子在葛家东边,震一震东边的高邻。

        当然老辈人的斗智斗勇,现在看来令人哑然失笑,但在过去那样的年代,一个人将家看得无比重要的年代,在哪里扎了根,便要为了这里的生态奋斗一辈子。家在每一个人心目中的位置是至高无上的。

        厚道

        在罗家的院子里有一堵墙上刻着三个字“古有门”(如下图),意思是原来建房前,那地方是个门。这种尊重历史的做法我是第一次看到,感到罗家还是很厚道的。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罗家的厚道还表现在他们收养了一个葛姓的孩子。罗家和葛家较劲不假,但是罗家与葛家一支是老亲戚也不假,这门老亲戚中有一个孩子自幼父母双亡,罗家看这孩子机灵,便包揽了他的生活和求学。这位叫葛信义的孩子后来果然很有出息,成了北京师大一名教授。

        如今罗家的人在海内外均有生活,唯独老房子里连一家姓罗的都没有了。

        有一座罗家的院子现在是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

        葛家的祠堂也成了村里的幼儿园。葛家的后人还在村里生活着。(如下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听兰徐新老人说,罗家院子现在珍贵的是,原来男仆女仆住的地方还在。有一个门楼上的木雕很是特别,现在也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含义。(如下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