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晋南民居之稷山太阳村

  •     honey
楼主回复
  • 阅读:15190
  • 回复:0
  • 发表于:2015/10/8 15:23:4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稷山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村落原汁原味度

民居集中连片度

民居完整保存度★★

民居雕刻精美度★★

民居搬迁荒废度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太阳村以前叫做大阳村,是相对于相邻的小阳村而言。村内郭姓是绝对的大姓,韩、刘、张、杨等姓次之。太阳村是稷山县的名村,现在太阳乡政府所在地,人口大约2000人。

 

全国卫生模范村

五十年代,由于稷山县卫生工作搞得好,1959年11月,国家卫生部在稷山县召开全国卫生工作现场会,其中太阳村的爱国卫生运动做到了经常化,取得了“六无”(无蝇、无蚊、无鼠、无雀、无蛆、无传染病)的显著成绩,因此作为典型进行了发言,会上把“卫生模范村”的锦旗授予太阳村。

1960年3月18日,毛泽东给“全国卫生工作山西稷山现场会的报告”做了亲笔批示,之后,全国各地的党政领导干部和卫生工作者甚至是外国专家学者前来参观,络绎不绝,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视察并题词,北京、山西、西安电影制片厂分别将太阳村的卫生模范事迹拍摄成电影在全国各地放映。

这样的荣誉一直持续了几十年。到了90年代,由于经济模式的变化,太阳村的卫生工作出现了滑坡,这一现状最终被打破。在村内行走的时候,除了在村委会广场矗立的一个巨大的老式照壁,上面写的“毛主席对卫生工作的指示”之外,已经看不出和周边村庄的区别。广场上,一家人正在收拾晒好的麦子,其乐融融。太阳村,这一革命样板式的典型,最终仍然走向了返璞归真。

 

杨仲和的钱庄买卖

当我在村内努力寻找有关古宅院的信息时,却在村西头一个小庙的捐资碑上发现,在“全国卫生村”这一光环笼罩之下,其实太阳村的故事还有很多。让我们回到解放前,那时候太阳村根本不是什么模范,什么典型,它和周边村庄一样,也有着非常浓厚的商业氛围,村人在外经商很多,常年奔波在外。当族长倡议修筑西头的小庙时,群众们活跃起来了。他们踊跃向平时做买卖的“相与”、认识的商铺募化资金,村内有钱的富户也慷慨解囊,很快解决了修庙的资金,庙就这样修起来了,这是民国十四年(1916)的事情。

曾经在一篇“1912年以后北京的山西银钱业”的文章中,发现了多处“绛州”商人和银号的身影。文章可能是从当时官方在针对商号的登记档案中得出的资料,资料统计的56家银钱店中:

绛州人(今新绛县)开办的银钱店有20家,绛州人任经理人的有4家;

稷山人开办的银钱店有7家,稷山人任经理人的有2家;

闻喜人开办的银钱店有2家,闻喜人任经理人的有3家;

太平人开办的银钱店有1家,太平人任经理人的有1家;

曲沃人开办的银钱店有1家;

翼城人任经理人的有1家。

经统计,绛州和附近地区的商人占去了32家,几乎垄断了京城的银钱业。银钱业是一种经营金银、发行钱贴、发放贷款、收取利息的活动,有着和当铺行业一样可观的利润。在晋中商人大肆开展票号业务的时候,晋南地区的商人们也没闲着,虽然是小打小闹,星星之火,却渐有燎原之势。其中,有的银钱店开办于康熙、乾隆年间,比晋中票号还早了一百多年。

这其中,一个叫做“杨仲和”的稷山商人进入了我的视线。其家族堂号为三鳝堂,早在乾隆年间,就在北京创办了西和合号和东和合号两家银钱店,到清末杨仲和任财东时,资本银为9000两,经理人为刘春亭(闻喜人)和吉福谦(稷山人),这两家银钱店1913年仍照常营业。另外,杨仲和还是义兴合银钱店(积德堂创办)的经理人,这家银钱店1916年仍照常营业。

为什么杨仲合作为“和合号”的财东,却还要做“义兴和”的经理人呢?从时间上来看,“和合号”在1913年时营业,“义兴和”在1916年时仍在营业,有可能是民国建立后,随着现代银行业的发展,极大冲击了传统银钱业,导致在1913年以后“和合号”无法维持,杨才转投做了“义兴和”的经理人。

这一猜测,在两块碑记中得到了印证。在稷山东里村光绪三十二年(1906)“建立春秋楼暨群庙碑记”募捐名单中显示“和合号,施银肆两”;在太阳村民国十四年(1916)的捐款碑记上则显示“义兴合,施银二两”,“杨仲和,施银洋二十元”,没有了“和合号”的信息。两块碑仅仅隔了10年,要是“和合号”还在的话,作为村人和财东,杨仲和不可能不将字号刻上去。可见,到民国十四年(1916)的时候,“和合号”已经停业了,而这年,杨仲和正是“义兴和”的经理人。

在村中询问上了年纪的人,村人根本不知道还出过杨仲和这么个人,更不知道他的什么事儿了。历史,往往很快就会忘记。只是让我欣喜的是,一直以来都在寻求“杨仲和”的村籍,却在不经意间得到答案,尤其是这种不经意,更让人感到欣喜。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内场景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门楼1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内残破的民居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委会,现在设置在一个庙宇内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檐下雕刻繁复的花板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子的广场,这里曾熙熙攘攘,接待过来自全国的参观者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门楼2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破损民居2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门楼3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村西头不知名的小庙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杨仲和,是这起修缮事件的督工人。其放在最为居中的位置,反映了当时在村内的地位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义兴合银钱店的捐银记录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